长发的S脸

惩罚式开车 1

[这其实是我昨晚做的一个梦。。。不如开车,聊天都不如开车。。。


懒得详细写前情了,大概就是跟现实的设定一样,故事发生在3年后,跳跳终于大旬,山田在组合攀至顶点大红大紫,自己星途一片璀璨的时候由于意外去世了。巨星陨落,带给身边人的悲痛刻骨铭心,此后团员们重新站起来带着他的梦想在原来的道路上继续走了下去。八个人的团继续规律的每年发单,开con, 中岛裕翔的演员做的风生水起,经常主役上剧。 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大学毕业有障碍性失忆想不起前事的山田凉,跟那个人一样的性格,相似又多了些柔美的面容,只是没了那个人的记忆,外加性别女。演艺明星放下身架全力追求,山田顺理成章的成了他的地下女友。]


最近中岛接了一部剧要在泰国取几天的外景,正好外景地在他在泰国买的度假屋附近,机会难得,他索性让山田来泰国一起到自己的别墅里度假顺便陪他。

怕山田寂寞,还特别也帮她邀请了她的几个大学时就在一起的好友kejo(男), cici和mars。

山田能记起来最早的事情已经是大学的时候,她的大学生活过的像所有普通的女生一样,为了考试开夜车,有一起疯的一群死党,每天都开心又完整。

毕业后她就鬼使神差的遇到了中岛裕翔,中岛履行起男朋友的义务来温柔得连山田的死党小姐妹都赞不绝口,现在山田连工作都不用找,下半辈子已经不用愁了。

但是这样的山田还是有一个烦恼--她总觉得裕翔心里埋藏了另一个深爱的人以至于她觉得他有时生疏的难以靠近。 不能对别人倾诉这个烦恼,因为她也无法判断这是否只是自己想太多的错觉,毕竟他已经做得那么好。


中午山田在厨房忙东忙西想给裕翔做一顿午饭,死党们昨天玩的太晚还在楼上各自房间里补觉,虽然这个豪宅里有常驻的佣人打理,但她还是喜欢只要有机会就自己煮饭给中岛。

山田在家事方面是骨子里带出来的贤惠,一起住的时候她每天都是早上一起床就开始打扫卫生,然后做早餐,中岛经常夸她生来就是贤妻良母。 

刚刚把茄条炖牛腩放在火上开始煮,中岛就带了一些剧组的新同事回家来。今天收工早,年轻人体力旺盛,都嚷着想来参观下他的别墅顺便开party联络下感情。

因为中岛的爱豆身份,在外人面前他和山田的关系一直是秘密,他俩也尽量避免出双入对。由于这是在泰国所以就没有避讳太多,中岛只是给同事介绍了一下山田是他亲戚家的表妹,跟朋友一起来泰国旅游顺便借住在这里。也就没有人多想。

午饭也不需要她做了,叫了外卖。演艺圈的人性格都格外自来熟,几个年轻的招呼着山田跟他们一起坐在餐桌边喝酒聊天。这之中有个叫淳一的男孩,是剧组的摄影助理,看到山田的第一眼就眼前一亮,对她格外殷勤,拖了张椅子让山田坐他旁边。


山田抬头看了一圈,中岛和剧组里的两个男演员拿着啤酒站在窗边闲聊,没有注意到这边,她有些失望的坐下了。 


没一会桌上就多了好些空酒瓶,气氛正high。“喂喂,你们觉不觉得她长得很像一个明星啊?是哪个人来着,我想不起来了。” 一个新人女演员指着山田对大家说。 本来只是不咸不淡的应付着淳一的山田一下子成了话题的中心。

“美人都是有相似之处的嘛,山田长得这么漂亮像哪个明星不是很正常吗。”淳一有些喝多了,把胳膊放在山田的座椅背上,俨然揽着自己的所有物一样说。

“瞧你那样子,看到美人心动了吧!”“啧啧啧,淳一,下手好快啊。”“哈哈,去你的!”瞬间好几个人开始起哄,淳一面红耳赤的反驳,话题也就被岔开了。 


中岛听到这边的喧闹声,回头看了一下,正好和看着他的山田对视上,便侧着头唇边带笑对她眨眨眼睛点了点头,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带着一股孩子气。山田期待着他能发现一点这里暧昧的气氛,然而中岛却回过头去继续跟别人聊天。

坐不下去了,不只是淳一不掩饰的好感让她疲于应付,她更加纠结于究竟中岛是没有注意到这些,还是他并不在意。她知道她应该要更成熟的应对这些事,可是心里的那个结又开始作梗。

淳一不自觉的坐的离她越来越近,伸手去拿另一个人递来的酒杯时几乎快把她搂到怀里。必须采取点措施了, 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她说要去上楼看一下男朋友睡醒了没, 看到在座的人听到这句话时精彩的脸色尤其是淳一震惊的样子,她心里的小恶魔舒爽的乐开了花。

上楼时感觉到中岛关切的目光,她故意赌气的不去看他。

她走到kejo的房间敲了敲门。kejo是她大学的校草,对追女生格外上手,外号千人斩,但是他俩就是完全不来电,有门课外实践课分到了一个小组,被导师虐了一学期之后两人成了共患难的好战友。

中岛裕翔居然心胸宽大到连她跟kejo在一起都不吃醋还邀请他一起来泰国玩,想到这个山田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好处还是有的,比如这种时候可以把kejo拉出来给她当挡箭牌啦。

其实山田也是憋不住想让这位千人斩同学帮自己分析分析中岛到底是怎么想的。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回应,隔壁mars倒是从房间里睡眼惺忪的走出来边挖眼屎边告诉她kejo和cici一起出去了。

于是山田跑到mars的房间里一边看她梳洗,一边跟她杂东杂西的聊着天。

mars说:“其实你不知道kejo之前暗恋了你很久吧,只是后来一看到中岛他就知道自己没戏直接放弃了。”神马?山田惊诧脸。

“ 我看kejo和cici现在来电了,两人抓到机会就单独行动呢。” what?你逗我呢?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小心cici, 她之前趁你不在的时候勾引过中岛呢。” mars漫不经心的抛出一个个惊雷,炸的山田目瞪口呆。

“你说的是我们这个次元发生的事吗?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山田崩溃的暴走。

“你当然感觉不到了,瞎子都看得出你的心思全都在中岛身上,能感觉到这些才有鬼,你这个白痴!” mars恨铁不成钢的pia了山田的头一记。

山田捂着头痛苦的哼哼,过了一会低着头说“我完全不担心cici勾引过他的事,因为我知道他绝对不会被勾引。”

“哎哟,你对自己这么有自信?”mars叉着腰阴阳怪气的说道。

“并不是,而是我在离他这么近的距离都无法靠近他,更不用说别人了。”山田苦笑道,想到了今天中岛的漫不经心,心情down到了谷底。

“他是个完美的男朋友,也会是完美的老公,他从来都不对我发脾气,我生气的时候他不管多忙多累都会耐心哄我。哪怕不是他的错,他都会先认错。

可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好像很怕失去我,但是他看我的时候,却好像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他离我那么近,心好像在我摸不到的很远的地方。” 山田说着说着伤心的哭了,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崩发,一发不可收拾。

mars也不再是一副玩笑的表情,默默的坐在山田对面听他讲。

“我这样说不知道你能不能懂,”山田捂着脸,“他这么体贴这么好,可我却还在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可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mars深深叹了一口气,抚着山田的头发,“我懂的。。。。”

‘我当然懂,饭了这么久的跳团,我怎么会不懂? ’mars在心里想,可是她无法说出口。










[就是想注释一下,因为作为巨星的star已经去世很久,再加上性转的小凉是女生,虽然长得与star很像,但因为是女生所以多少还是会不一样,对他们不熟悉的人是不太可能一眼就看出他们像的。但是像中岛和mars这样对跳跳特别熟悉的人,还是能看出来的。所以mars知道小凉痛苦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也能理解中岛的感情,所以她什么都不能说

还有一点忘了补充,因为山小凉是失忆的,对大学前的事情都不记得,所以她不知道之前star的事情,在她认识中岛的时候,跳团已经前进了很大一段距离了,不特别去补之前的事情的人是不知道的。其实更倾向于设定成山小凉是star失忆魂穿了, 而且对于所以跟star相关的事情都针对性的不记得,即使知道了也会忘记。这样我写文就没有bug了,哈哈]

[气死我了,我真的是想写开车的,但是手都打酸了还是没写到开车的地方,气死啦啊啊啊啊啊我这一开头就要啰嗦的毛病怎么才能改,又觉得前情不铺垫好开车会没有氛围,啊啊]




评论(8)
热度(17)
© 长发的S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