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S脸

窃香1

[背景没什么逻辑,没什么伦理,可能有雷,纯粹就是想开黄暴脑洞]

深秋时节,庭院里的枫叶已经层层尽染上了红色,有的叶边已然开始泛黄。风吹过,几叶飘落,带的人也起了萧索之意。

中岛裕翔刚刚从郊外的马场尽兴驰骋了一上午归来,满身尘灰和泥水,准备直接去偏院的温泉好好泡个汤舒缓筋骨,只吩咐下人把浴衣送去温泉间,索性骑射服也没有换,就匆匆穿过庭院走去偏院。

中岛世家垄断了关东地区的酱油生意,到了这一辈已经传到了第四代,大少爷宏太已经成家,总管了家中生意好几年,宏太稳重聪颖,善于交际,祖传的事业放到他手上,做的一直很稳定。

宏太很早便与八乙女光成婚,两人是世家指腹为婚,却也从小两情相悦,相处和睦。 光性格开朗伶俐,把内务管的井井有条外,时不时还可以帮衬着宏太打理生意。

 慧夫人是宏太结婚三年后在光子的同意之下取的偏房,慧子出身普通,不若光子娘家显赫,但宏太,光,慧三人年纪一般大,算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光子和慧子姐妹情深,宏太和慧感情虽不如和从小便知要共度一生的光那样深厚,相处起来却更轻松惬意,兼之慧肤白貌美,气质柔弱中又有一丝慵懒,宏太对慧,私心还是很喜欢的。

“家里事情太多了,我也是需要个人帮我的,如果这个人是慧的话,我没有意见哦。”光这样对宏太说,反正纳妾这种事,对于像中岛这样的大家族来说,不做反而更奇怪不是吗?


裕翔是中岛家的二少爷,还有两年才成年,以后也是要替哥哥分担家中事务的,这几年里有哥哥嫂子掌管大局,自己也乐得逍遥。场面上的事情他一向很擅长,骑射马术,剑道茶道,什么事情他用心钻研上两天,都能做的很不错,虽说年纪尚轻,但是身材挺拔,少年的青稚已快蜕落,眉宇间深刻的成年男人模样渐渐显露,全府从老爷夫人到大哥大嫂都对他很宠爱纵容,所以只要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来说他什么。

现下,痛痛快快的骑马之后再去泡个温泉就是能令二少爷最开心的事了。

偏院的温泉被隔成了两间,一间是密封的室内, 一间四周被围起,却没有顶棚,是露天的。两间房间中间有木门,方便人出入换房间。夏季时泡着露天温泉看星星,赏泉边的花开花落时很有意境,此时已至深秋,阵阵秋风带上了冬季的料峭,露天的就远不如密封的室内氤氲的水汽温暖了。

可是当裕翔走近温泉时,就发现似乎室内的好地方已经有人占据了。

看看是谁,如果是爸爸或者大哥的话一起泡也无妨,裕翔心里想, 反正这个府上能来这里的无外乎几个人。 

这时墙内传来细细的哼歌声,好像是个女人。

“谁在里面呢?”裕翔还是敲了敲门,轻声问道。

屋里的传来什么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里面的人好像还是吓了一跳,有些慌乱的回答:“啊, 是我,慧!”伴随着哗哗的水花声,“请问是要泡汤吗,我,我这便好了。”

原来是慧夫人,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总是跟在大哥身后的柔弱的女人。出于男人的本能和良好的家教,中岛裕翔马上答道:“不用了,我是来打个招呼的,我。。要在隔壁洗,没有问题吧?” 

“啊,好的,没有问题。”

一身的汗水和泥水,不马上跳进水里冲干净还是很不舒服的,退而求其次吧。坐在露天的温泉里,中岛裕翔这样安慰自己。 

从刚才的对话中伊野尾慧大概猜出了来的人是中岛裕翔,从嫁过来到现在几年中两人打过照面的次数不是很多,除去礼貌的问好之外对话更是屈指可数,二少爷虽说还未成年,可是最近却已经明显变得男人了,这样隔着房间泡温泉,似乎有些尴尬。

木质板房的隔音不是很好,伊野尾慧能清楚的听到隔壁衣服扔到地上的声音,有人走进水里的声音,似乎连他坐进温泉靠在木板上长出一口气的吁声,都好像热气都喷到了耳朵上。 这时两边的安静就像压力一样压在身上,让人不舒服。 “请问,是二少爷吗?”打破沉闷, 伊野尾慧还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

“嗯,对,上午去骑马了,想来放松下。”清悦的男声响起,他就在一墙之隔。





评论(10)
热度(23)
© 长发的S脸 | Powered by LOFTER